4天前  文章摘抄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云似乎开了,但却不开。

在院子里,一天的聚集是可笑的,需要挖掘荒凉的忧郁。我是一个悲伤的人,也是一个旅途艰辛的孤独者;习惯了阴郁的日子,也不习惯长久的惆怅。

中午很累,但是一个人睡不醒。我打起精神在院子里散步,但天空仍然是灰色的,云似乎打开了,它似乎没有打开。

前几天,我走过的碎石隧道被两边的高大树木夹在中间,低压云挤了下来,更显得拥挤,不那么开放。凹路的脚步声飘来飘去,似乎有一个古怪忧郁的病人在喘息呻吟。低矮的丛是久无人访的未开垦的草地,未开垦的草地在深邃的远方散发出一种隐藏的寂静。

院子里很久没有栅栏了,但也有低矮的砖墙躺在废墟中,山脊上覆盖着藤枝。远远望去,陌生而可怕、莫名其妙的古墓葬很快浮现在脑海。越想越奇怪的回忆醒了,荒诞的印象从黑泥里冒泡;啊,让我们忘记这段路。

云似乎开了,但却不开。

再往前,有一团灰色包裹着灰色,无边无际,天空和大地粘在一起。灰烬中漂浮着一个浓浓的影子,我记得:是一座仙山,据说有神灵守护,还有一条黑妖蛇守护。现在已经几千年了。当你在白色的天空中看它时,经常会有云和紫色的烟雾,但是你今天看不到它。地面是灰色的,乌云下的天空是平静的,云好像开了,但又好像不开。

突然,突然,我的惆怅打开了我的心事,相聚的日子可笑而又鲜活。我朦胧地看到不远处,有几个人影闪着,闪着走,闪着走。他们的脸看不清楚,身材也不清楚,但我有点害怕和担心。会不会是千年黑妖复活了世界?

突然,突然,又是一段苦涩的旅程,孤独又淡然,不习惯又惆怅。云似乎开了,但却不开。路边的风飞过,缝隙里传来一声哀嚎,声音飘在新的黄土堆里。迷迷糊糊中,我看到一个新的孤坟,有个人影刚走远,但燃烧的纸钱还在旋转,烟也没有升到空中,在地上飘了很久。

一只乌鸦站在一棵灰色的树顶上,摇动着它黑色的羽毛,它的影子比地面还高。渐渐地,它只是和底部的云压融合在一起,空气的味道仍然是阴沉的天空。

我匆匆回到屋里,打开稿纸卷,看到我写的奇怪诗句,每一句都变成了惆怅,打开了我的孤独和苍凉。纪念我醒来的睡意。

窗外几声鸟鸣。

然后,天空中响起了几声雷鸣,愤怒从我手指上燃烧的思考的香烟中闪过。开演时,明天一定是万里无云的晴天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贴心阅读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chuangyatieyi.com/3050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